NBA

武汉填湖是保护湖泊1

2019-08-14 17:43: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汉填湖是保护湖泊?

填湖在武汉早不是新鲜事,但最近有人要填沙湖却“发明”了一个冠冕堂皇的名目。武汉市园林局副局长舒基元解释,“建沙湖公园需要填湖修路,只有通过建环湖路把岸线固定好,才能避免填湖事件发生。”  为了保护好沙湖,就必须填湖,这一逻辑的诡异程度堪比“维修式拆除”。在这种所谓“保护性填湖”的进程中,沙湖万亩湖面萎缩至区区119亩。放眼整个武汉,其中心城区留存湖泊的数量已经由新中国之初的127个锐减至目前的38个。湖泊面积折损大半,“百湖之市”岌岌可危。这些人到底是在护湖还是毁湖,不言自明。  那么,武汉湖泊数量的锐减,是因为缺乏法律法规的约束吗?不是。2002年就施行的《武汉市湖泊保护条例》曾是我国首部以湖泊为保护对象的地方性条例。据此条例,武汉所有湖泊全部列入保护名录,严禁围湖建设、填湖开发等行为。此后,武汉相继出台《湿地自然保护区条例》、《湖泊保护条例实施细则》、《中心城区湖泊保护规划》、《湖泊执法巡查制度》等法规。2010年颁布的《武汉市湖泊整治管理办法》对各种破坏湖泊的行径明确说“不”,其中有一条规定“湖泊绿化用地线以湖泊水域线为基线,向外30米内不能搞开发。”截至2011年,武汉市已制定20多个与保护湖泊相关的地方性法规。法规之多、体系之全,冠绝全国。  是因为保护责任不明确导致湖泊无人照管吗?显然也不是。沙湖填湖事件后,武汉市政府4月11日表态,将为境内166个湖泊设置“湖长”,以建立保护水生态的长效监管机制。但是,这招看起来唬人,但也难以让人安心。因为去年武汉市政府下发的“1号文件”,就已经用过,政府要求由湖泊所在地行政“一把手”担任“湖长”。“要用铁的精神、铁的纪律、铁的手腕推进湖泊治理,凡湖泊受污或整治不力者,‘湖长’将受到行政处罚,甚至调离岗位。”武汉市相关领导的豪言壮语言犹在耳。然而“湖长制”实施以来,仍是湖泊消瘦楼疯长,“湖长”被问责之事却鲜有耳闻。  费尽周章,填湖一幕犹未止息,根本原因就在利益驱动。众多房地产商抢着占湖、填湖干什么?因为房子建在湖边有卖点。据了解,武汉湖畔房价涨到了每平方米一万元左右,而按武汉的护湖法律规定,对填湖毁湖的行为仅能处以10万~50万元罚款。面对这样的巨额利润和这样低的风险成本,恐怕开发商什么招都使得出来。况且,填湖不仅仅关乎开发商的利益,地方政府同样获利。近10年来,武汉市中心城区非法填湖比例竟占半壁,还有一些开发商得到了政府的许可和审批,这无异手握承认填湖合法性的尚方宝剑,填湖之举就更是心安理得了。  湖泊是公地,既不用触及土地红线,又不必劳心拆迁安置,政府对于填湖造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法规再完备也是无能为力,全成了空口号,“湖长”再多封几个也是做做样子,不过是挂个名。公地悲剧的不断上演,也就不足为奇。  很多武汉人向外人推介自己的城市,往往不忘炫耀其有“东方芝加哥”之美誉,最近还刚刚聘请了芝加哥市前市长理查德·戴利做特别顾问,大力鼓吹向芝加哥学习。同为百湖之城,芝加哥起步,靠的是水陆交通的便利,靠的是得天独厚的水资源优势。武汉亦应如是。流动的湖泊水,承载着武汉的城市魂。湖泊之于武汉,既是城市呼吸之肺,也是城市文化灵魂根基之所在,更是武汉得以与外界乃至全世界对话的使者。  “每一座城市都应该有自己的灵魂。城市规划者,要充分为市民需求着想,要尊重环境,正确看待现有的水资源和土地资源。”  戴利这个洋顾问的规劝不知道武汉的主政者能听进去多少,又能落实到行动上多少。武汉人现在羡慕芝加哥在经济建设上的成就,奋起直追几十年,或能拉近差距;但如果在出卖湖泊资源上继续这样不设底线,不用重典,不见真章,“百湖之市”终至“十湖之市”,而零湖之日,也未可知。到那时,再去羡慕人家芝加哥的百湖,恐怕只能是奢望了。设想那时,武汉人还能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吗?

你所知道的癫痫对孩子都存在着什么不利影响说一说!
银屑病能治愈吗
盆腔炎的原因有哪些你还在做这些错事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