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奇的项链 (六二)

2020-01-18 17:3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奇的项链 (六二)

旷世怒气冲冲的从宫殿里出来,他简直受不了了。只因为父王和母后给他定下了那门亲事,他没有按期娶秀玉,所以,他就只得一而再,再而三的忍受秀玉的父亲大亲王和四祖公之流的无礼要求!而这些个老东西,也太无耻了,竟然不思过错,越来越得寸近尺了。这样下去的话,那我这魔王的位置还不如让给他们得了,还坐在那座位上干嘛?我已经忍了他们太久了,他们可能觉得我习惯了他们的摆布,嘿!现在更加的变本加利。我若是再不发威,他们就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他们呢!这几个祸害,一直都太顺利了,居然不知道,我其实是为了我的母后,我不想让母后和父王为我操心。也幸好现在是和平时期。我就让他们天天在我面前演。哼!现在我的母后走了,她在的时候,我一直就是报喜不报忧的。想来,母后见到父王的时候,一定会说:我在这里一切都好的。那我也就再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也该是我反击的时候了。

唉!我的父王和母后啊!你们倒好了,现在天天快快乐乐的在一起仙游了,却给我留下了这么大的麻烦啊!你说,怎么给我找老婆也不问一问我的想法呢?你们这好心,就快害我把魔界丢了!给我惹下多大的后患呀!我真的忍不了了,我必须放开手脚的做点事儿了。哼哼\!大亲王,四祖公,你们就等着接招吧!我这老虎不发威,还真当我是病猫了!

亲王殿此时的富丽堂皇已经不能引九公和旷世的注意了。一进正殿,秀玉正怒气冲冲的在大叫着,这秀玉长的清秀可爱,美丽不可芳物。她正怒气冲冲的在大叫着,漂亮的脸上全是泪水。在她身边站着一个气质优雅的、满身贵气的女子,虽然她也哭的满脸是泪,但她浑身上下都透着气势。她是大亲王的爱妃梅金娘。这两母女长的特别象,可是,气质上却又有如天壤之别。

那女子听到九公的话,好似长长的透了一口长气,静静的站到一边,看着旷世和秀玉说话。刚刚当她看到旷世和九公进殿的时候,她提在嗓子眼儿的心,犹如一颗大石头一样落地了!她一直都了解,自己的这个女儿,几百年来不嫁,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个魔界独一无二的旷世。她这个当妈妈的,也很中意旷世,不过,她却知道自己的玉儿不是旷世心中的期盼。尽管旷世对玉儿很好,也很爱护,但是,那只限于哥哥对妹妹的关爱!绝对没有其它。若干年来,自己不知道和玉儿说过多少次,让她放下旷世,去找寻那个属于自己命定的神魔。可是,就算自己磨破了嘴,那傻孩子也听不进去。直到几年前,老魔王和王妃居然主动提出要让旷世娶玉儿。这件事儿,梅金娘很意外,不过,她是个很理性的神魔,她知道那时的魔王和王妃的用意。所以,她本不想接受。尽管她心里也很欣赏旷世,可是,她知道,旷世并不爱玉儿,他们只是兄妹情。她要阻止这件事儿,她活了快一万年了,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她不想断送了玉儿一生的快乐和幸福!她知道,成千上万年的日子如果不快乐,那种煎熬是什么感受!她不想让玉儿重倒自己的覆辙。她想尽办法一再的劝说,却没有一点点的效果。更可恶的是大亲王,他近年来,不再是从前那个和自己恩爱有加的神魔了,他已经让权力和**占有了所有的心神。一心梦想着要做魔王!当魔王和王妃来提亲的时候,大亲王兴奋的真是心花怒放,这就如同魔王给他送来了一个登天的梯子一样,就感觉他自己不日就会变成魔王。大亲王有了这种心事,对于梅金娘的想法,就百般阻挠,唯恐金娘搅了自己的好事儿,几年来,他利用魔王岳父的身份,和那个魔界最可恶神魔四祖公勾搭在一起,天天商讨着阴谋,最近他们居然蓄谋着:让魔王旷世让位!

说来也巧了,也许是大亲王和四祖公这几年太顺利了吧?也或许是觉得旷世太软了,只要他们提出任何的要求,这旷世都会不打折扣的答应,总能让他们体会心想事成的成果。所以,现在,四祖公和大亲王商讨事情,都不太避讳,真是嚣张到极点。在他们的心中,魔界落入自己掌握只不过是自己什么时候想取而已。而那个软蛋旷世绝对不是问题。就在他们肆无忌惮的畅想未来之时,他们的阴谋被秀玉听到了。直到这时候,秀玉才相信了金娘曾对自己说过的话。她也才看清自己父王的可恶嘴脸。其实,善良的秀玉早就知道,自己真的不是世哥哥的期盼,他的心也根本就不在自己的身上,只是,她想等待一个奇迹。直到几个月前,她去看望世哥哥,在世哥哥的寝宫里,她看到世哥哥抱着那个人间女子,那份心痛,那份牵挂,那深深的情爱,她才对他彻底的死心了。同时,秀玉也理解了:爱情真不是时间长就能牢固,也许就只见一次,只一回心动,一瞬间的凝望――就够了。世哥哥和那人间女子就是那一见钟情,就会终生相爱的神奇!自己就是再努力上几万年,也不可能让他回头的!他也绝对不会回头。

按理说:秀玉应该很恨旷世的,可是,她却和金娘一样,是个明事理的神魔。她在自己父王和母妃的身上看到,感情一但没了,就是再怎么努力也没用了。没了就是没了!就如抓在手中的沙粒,你越想抓紧,它就流出的越快。所以,她决定放弃,但是,她却不想让自己的父王成为魔界的败类。更不想因为自己,而让魔界的众神魔而受苦。如果是那样,她不会原谅自己。她想了一个最决绝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彻底消失。彻底断了父王的念想。

北京德胜门医院在线咨询
南方医院怎样
蚌埠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广东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河北治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