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OECD中国重返不强劲增长

2019-07-08 19:39: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OECD:中国重返不强劲增长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5月29日公布《经济展望》,其中对美国、欧元区、日本以及新兴市场国家等世界多个重要经济体的经济运行情况进行回顾与预测。本报对该文件重要部分选译成文,以期对世界未来经济走势进行初步梳理。

要点

在没有不利事件的影响下,经济增长应该会在2013年年中之后逐步增强,并持续至2014年年底,助力来自于宽松货币政策的持续支持、金融市场状况的改善及信心的逐渐恢复。

经济好转的情况继续在发达经济体之间表现不一。美国的增长速度可能快于其它大型OECD国家。欧元区的增长则继续受尚未消散的欧元区危机、财政整顿的拖累与信贷市场的疲弱三方面制约。各种政策影响看起来可能令日本出现不规则的增长模式。在全球温和而稳步加速的增长模式下,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增长表现也好坏各异:中国保持领先,其它国家的增长则受到结构性因素制约,一些甚至出现滞涨趋势。

美国和日本的劳动力市场势将温和走强,欧元区的失业率则有可能继续上升,并在2014年稳定于高位。结构性改革对于防止周期性失业向结构性失业转变至关重要。

美国的通胀率可能将较目前的低位上浮。日本激进的货币宽松可能令通缩让位于适度积极的基础通胀。相比之下,欧元区的通胀势将维持在极低的水平。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通胀则情况各异。

美国仍需维持异常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通过额外购买资产进一步放松的步伐可能需要逐渐减缓。欧元区的货币政策则需要进一步放松,包括尽可能削减利率,资产购买的方式也要符合欧元区的性质。日本近期定性定量的货币宽松规模过大,应该能助其达到新设定的2%的通胀目标。

未来的下行风险依然占据主导地位,尽管风险已经因欧元区货币主管部门采取行动及美国“财政悬崖”得以解决而缩窄。

欧元区依然存在负面风险,一些事件仍有可能引发资本不充足的银行与政府财政、实体经济、退出风险等因素之间出现不利的交互作用。要降低这些风险,有必要采取进一步的政策措施和制度建设,包括加快建设成熟的银行业联盟。结构性改革对于解决欧元区核心国和外围国之间根本的经济失衡依然十分关键,尽管外围国家已经取得一些进展。

OECD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共同存在的一个风险在于,全球危机爆发以来,各国的潜在增长率已变得更加不确定。

回顾

全球经济复苏一直乏力且表现不均,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都出现国与国增长速度分化加深的趋势。

在美国,高度刺激性的货币政策一直鼓励着冒险,导致私人投资者的资产组合向高风险资产再平衡:股票价格自2012年11月底以来上涨了16%左右,股市稳定、波动性较低,企业债券(尤其高收益率的)与公债之间的利差持续收窄。主要贷款类别的信用标准有所放松,反映出银行调整资产负债表取得的进展及贷款需求的增强。

在日本,决策者的预判及随后宣布的激进宽松货币政策已经令该国的金融状况出现极大的改善。2012年11月底至2013年5月中,日元的名义有效汇率已经贬值约20%,股票价格则上涨了约60%。10年期公债利率仅在4月初下降了不到0.5%之后,便涨回接近于2012年11月底的水平。随着信贷条件放宽,银行信贷依然保持着正增长。

欧元区整体上在直接货币交易(OMT)方案及创建银行业联盟某些方面取得一些进展的背景下,市场信心有所提升。企业债券和公债之间的风险利差及信用违约互换溢价在多数成员国均有所收窄,股票市场也开始走强。脆弱国家早先出现的存款外逃情况已经逆转,Target-2(欧元区各国央行之间的一个交易清算机制)负债也减少。尽管如此,欧元区各国的金融状况依然差别很大,尤其是脆弱成员国的银行信贷成本(欧元区企业主要的外部融资来源)依然远远高于核心国家。

新兴经济体中,金融状况自2012年11月底以来略微收紧。其中多数国家的信贷和货币总量已经出现两位数的强劲增长。新兴市场的资本流入在2013年第一季度略有回落,中国是个值得注意的例外。2012年11月底以来,巴西和墨西哥的名义有效汇率出现升值,中国和印度的升值幅度紧随其后。

全球贸易增长近几个月来有所下降。

大宗商品价格近期走弱。石油价格截至5月中旬较2012年11月底下跌了9%左右。供应今年以来大幅增加,OPEC削减的产量被其它供应源的产量增加抵消,例如北美和南苏丹,并且,弱于预期的需求一直抑制着价格。但在未来报告预测期内,预计价格将出现温和上涨,因为全球需求增长将回到趋势水平。

预测

在没有不利事件的影响下,经济增长应该会在2013年年中之后逐步增强,并持续至2014年年底,但各国的增长格局进一步分化。

在美国,由于经济活动在2013年前几个月出现猛烈反弹,预计GDP将以温和的步伐扩张,但仍受到税收增加和目标不明晰的预算“自动减支”的抑制。金融状况的改善和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应该有助于GDP增长在本报告的预测期内逐步获得牵引动力。受益于资产负债表和劳动力市场的持续改善,私人消费,包括汽车销售,将得到提振。考虑到健康的企业资产负债表、强大的盈利能力和低融资成本,企业投资增长将进一步增强,住房市场复苏也将令住房投资水平持续回升势头。由于外部需求的扩张速度慢于国内需求,因此净出口可能对复苏造成温和的拖累。就业增长也将逐步增强,失业率在2014年年底将跌落至6%附近。

欧元区经济整体上依然十分疲弱,成员国之间的分化势头将进一步扩大。经济活动在2013年下半年可能继续收缩或停滞,受累于持续的财政整顿、脆弱的私营部门资产负债表、信心缺乏、一些国家的信贷供应尚未恢复及劳动力市场进一步恶化。德国是主要的例外,其经济复苏已经在路上。只要政策行动足以防止下行风险化为现实,那么欧元区的经济活动将在财政整顿步伐放缓、货币政策更宽松、外部需求增强和信心开始恢复的共同作用下变强。但是,增长预期要到2014年才能超过趋势水平,失业率也将继续上浮,到2014年达到12.25%。德国的GDP增长率将比欧元区整体高出1%左右,多数财政脆弱国家则需在2014年才有可能走出衰退。

非OECD国家的产出增长将继续比OECD经济体强劲,但也存在显着的分化。中国近期的增长出现波动,部分由于库存累积的大幅摇摆。在强劲的信贷增长和社会与基础建设方面的公共支出增加的支持下,估计中国将在今年下半年及明年重返强劲、但不惊人的增长。预计私营部门的最终需求将持续强劲,动力来自城市移民的继续拉动及外部需求的走强。

本报 兰晓萌 编译

小程序如何做分销
小程序商城怎么开发
利于优化的网站有哪些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