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从骑士到国王 第五十节 火攻

2020-01-17 00:57: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骑士到国王 第五十节 火攻

虽然这三个大队的骑兵素质良好,而且各个训练有素,军官们也是恪尽职守,但这些都是徒劳的,当一排排带着火光的火把从上而下慢慢落下时,他们所有的挣扎都将无效!

无数火把落下的的场景无比的美艳,就像是星辰在跳舞一般,但对于现在的骑兵们来说,这样的场景就像是死神降临的前奏,一股无比的绝望的情绪在骑兵们心底里升起。

大火在火把落下的瞬间便被点燃,而且燃烧之迅速,完全是瑞娜没有想到的,她本能的想要探头看看,却被一股灼热的气浪烤得睁不开眼。

“别乱跑,你们这些笨蛋!”一个骑兵军官大声呵斥。

“快!杀了那些乱跑的人!”

“下马!往山道上跑!”

下方的骑兵军官们对那些不听话的士兵们怒吼,只是这大火烧得实在太旺,而且处于峡谷位置,两边刚好处于通风口,大火的火焰甚至升出谷口,瑞娜直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书中记载的火山口一般。

不多时,空气中就飘散着一股桐油燃烧和尸体烧焦的混合味道,这味道闻着不仅让人脑袋发晕发涨,而且还让人恶心。

大火越烧越旺,连瑞娜他们都不得不后退,因为峡谷口的温度是在太高,而且不时还有火焰冒出。

“这桐油是不是用得太多了?”法恩在一旁喃喃自语,周围的战士们都不自觉得点头。

瑞娜也被这大火震撼,但她强行压下心中的那份震撼吩咐道:“让战士们警戒,不排除有漏之鱼!”

法恩显然不相信还会人能够逃得出来,但他还是照着瑞娜的吩咐去做,认真的叮嘱每一个人小队的小队长。

瑞娜的担心没有错,正当队伍重新整队之后,在火焰冲居然冲出一群人,瑞娜定眼一看,那些士兵居然利用其他士兵的尸体作为掩护冲过大火的封锁。

“快,推进!别给他们时间整队!”瑞娜反应最快,她的声音立刻把发呆的战士们拉回现实。

对面军官见到一队快速推进而来的军阵,喊道:“没时间整队,冲锋!冲锋!让这些贱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军队!”

两军很快短兵相接。

虽然逃出来的这群骑兵们很英勇,但他们的人数毕竟太少,再加上体力不支,基本上一个回合之后就被瑞娜率领的战士们歼灭,当然瑞娜这边也付出十多名战士的性命。

瑞娜呵止那些拾取骑兵装备的战士们,战士们虽然心有不满,但盯着始终在瑞娜身边的那几十人也不敢不听。

大火在时间的流逝中越来越大,随后又越来越小,一直等到天快黑的时候才慢慢熄灭,在这期间再也没有士兵从火苗中逃出。

大火熄灭后,瑞娜领着战士们慢慢靠近峡谷口。

现在空气中的气味更加难闻,身为队伍首领的瑞娜知道自己不能退缩,她强忍着恶心,探头往下望去,入眼的这一切,瑞娜发誓,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样的场景。

被烧焦的尸体堆积在下方峡谷内,尸体在大火中变成了干尸,一具具躺在地上,从烧焦的脸部轮廓依稀还能感觉到他们当时的绝望、无助、痛苦与疯狂。

峡谷周围的植物已经被完全烧尽,岩石被烘烤得发红,此时的周围寂静无比,除了呼呲的风声,就只剩下瑞娜一行人的呼吸声,就连热季昆虫的鸣叫都已经被大火烧得绝迹。

这些都是自己干的?三千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一把火给烧没了?瑞娜感觉自己充全身都充满着罪恶的气息,周围的战士们也都沉默不语。

瑞娜的这一把火不光烧死了这三千骑兵,同时也引燃了艾尼河两方阵营的战火,保持快两个月的平衡被瑞娜这一把大火彻底打破。

决战就要开始!

艾尼河战线西岸主帅大帐内,一名斥候正单膝跪在大帐的中间位置上瑟瑟发抖,这个可怜的斥候,当他的长官们到情报之后都不愿前去汇报,便把他推了出来。

顿纳子爵脸色阴沉,他对着下方的斥候挥了挥手:“下去吧!”

那斥候闻言面色一松,立刻躬着身子退出大帐。

“说说吧,现在该怎么办?部队在今天早上就已经断粮,本来的计划是打算今天多运些粮食过来,现在看来怕是也不现实!”顿纳子爵用右手使劲拍着自己的脑门,他的都现在头胀痛得厉害,好像快要炸裂一般。

“当初就说过,这块土地以后是由我们统治,过分的掠夺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你们就是不听,被眼前的利益冲昏头脑!现在好了?”一个年长的贵族叹气的说着。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还有!掠夺的时候也没见你有什么收敛!”

“好了两位,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我们遇到大麻烦了,不光是补给线出现问题,还损失三千骑兵,也就是说我们现在骑兵已经不足一个大队,部队的机动能力彻底丧失!”

“没有骑兵的机动,几万的部队就失去策应能力,这将对我们很不利。”

“现在的关键是部队已经没有了后勤补给,这是才当务之急!”

“那就跟他们决战!”

“你以为对方是傻子?最迟明天中午他们就能收到消息,甚至还有可能我们这边一系列事件就是东岸那群人搞的鬼,我不相信那些饥饿的难民能有这样的能力!”

大帐中的贵族们虽然说得都很在理,却没有一个人提出解决的办法。

顿纳子爵静静的看着讨论的贵族们,听着他们的意见,有的时候真的可以从贵族们的讨论中寻找到解决的方案。

一直到凌晨两点钟,顿纳子爵才让贵族们离开,贵族们并不着急,大不了撤兵就是,他们也不会有太多的损失,但贵族们都很聪明,他们没有一个人当着顿纳子爵的面提出撤军,只是不断的述说着现在部队的困境,好像是不撤军就只有等死。

顿纳子爵一直没有提出撤军,他很不甘心,十多年的准备,眼看就要实现,怎么能甘心,而且他现在如果下令撤军,回到领地后他的威望将降至最低,贵族们会开始公开质疑他的统治。

顿纳子爵的营帐内没有一个人,连他最信任的卫队长卡尔爵士都被他赶出营帐,他盯着营帐内的烛火跳动的火苗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顿纳子爵就这么一直呆到天亮!营帐外的卡尔爵士就这么一直等着,天亮后他才被招进大帐内,但很快又出来。

而在东岸防线的格雷,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也就是7月3日的下午,是维克亲自回来的报的信。

格雷反复确认好几次后才敢走向洛克顿伯爵的大帐,他真没想到那几个难民的首领真的就能办成这件事情,他原来只期望对方能够拖住顿纳子爵的后勤线,促使顿纳子爵的部队在决战的时候力不从心。

宜川县人民医院
玉林市第一人民医院
长治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浙江市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泰州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