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诱人的建议

2020-01-18 22:37: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诱人的建议

宏动不可能有假,新舰感应清楚。

岿灵主也不可能在现在说谎,新舰已经发现宏动了,它最多和新舰给它信息通报时一样,稍作有利于它的改动,但宏动或者说是灵蕴射散,传递的信息应该不会有错,作为新神国的灵主,岿灵主必然有这方面的判断能力。

戥听得出来,岿灵主想要过去,对它而言,与新神国众灵汇合后,是最为安全的,即便是第一战场大胜过的左旋,轻易也未必会去招惹它们。

但戥不想去,不仅他不想去,卓尔人乌怒人都不想去,三十七舰种族也不想去,新舰上下没人想去。

新舰最大的秘密是反灵的,去了岂不是自寻死路?

楚云升和三大族想尽办法隐藏新舰,为的就是不想被它们发现,岿灵主和新舰逃亡到现在,对新舰内部情况也依然一无所知,至今,它麾下的那些星空生命仍被隔离着。

相比起来,戥宁愿冒险游荡航行在危险的星空中,也不愿意飞到众灵的视线底下。

那里,对岿灵主是安全的世界,对新舰则完完全全是魔窟。

但戥与无序等人也知道,这个问题躲不过的,便向岿灵主问道:“汇合的坐标在哪里?你准备过去?”

戥想收益最大化,在问题里面设了一个小小的陷阱,如果岿灵主没有仔细想清楚后续的安排,很容易因为这段时间以来,习惯了与新舰商量而落入陷阱。

可惜岿灵主不留痕迹地便识破了,没有提到坐标,只说道:“暗域已经不安全,仅仅是那些得到灵武器或者其他东西的源门以及星空种族,还没什么,但它们背后一定有更大的势力,一旦暴露,如果再被左旋灵主发现,我们必死无疑。无路可走。”

它陈述了一个事实,也的确是事实,它也不需要说服新舰,只要说出事实。事实就会自己逼迫新舰做出最好的选择。

如果新舰同意过去,它会在路上说出坐标,如果不同意,坐标就是保密的,不会让新舰知道。

这是新神国的重要信息。它也无权私自透露给戥。

虽然岿灵主识破了问题陷阱,但戥还是通过它的回答,至少确定了两点――

第一,它想带着新舰一起过去,否则就不会重提眼下严峻的形势。

有新舰在,这一路上,等于多了一份安全的保证,新舰总能提前发现许多它不用灵蕴就发现不了的东西。

第二,虽然它想带新舰过去,但还没有打算用强迫的手段。

这段时间以来。岿灵主一直十分节约灵蕴,几乎都不动用,虽然戥无法知道它到底恢复到什么程度,但肯定比刚逃出来的时候情况要好了很多。

盟友与敌人,常常瞬间就会转换,岿灵主虽说与楚云升和新舰没有根本的冲突,但它始终先是新神国的灵主,然后才是与他们的临时盟友。

戥不想等它改变了主意才离开,任何时候灵都是很危险的生物,而岿灵主却有一个特别的地方。能让人渐渐忘记它的灵危险,以为它是“无害”的,甚至是可以“欺负”的,但戥从来没有忘记它是一个灵!

五序与第三个乌怒人立即离开戥的空间。进入紧急的战备状态,首先将新舰内部的各项模块启动,随时准备加速飞船,进入相对时空,高速远离,并做好面对灵蕴的控制。

幽暗的暗域星空中。两艘飞船顿时微妙起来。

岿灵主很敏感,立即就发现了微妙的气氛变化,它大概没想到戥他们即便面临生存的重大危急,也不愿意跟它去新神国众灵汇合的安全地方,而且一点考虑的没有,十分的坚决与果断。

这很不像一个星空生命的正常反应,但它也不可能想到真正的原因,还以为是楚云升的身份问题所致。

因此,它试图挽回道:“你们和我一起过去之后,不论出于何种原因,我也不可能说出你们的身份,而且至少你们可以获得暂时的安全。”

它之所以一开始就没有骗戥,一是它主不了新舰的主,航行向什么地方,它说了都没有用,都是戥自己拿的主意,它没法将新舰骗到目的地;二是一旦被新舰识破,以后它与楚云升也就彻底决裂了,再无修复的可能。

但它不想此时与新舰分开,正如它之前所说,合则安全,分则危险。

戥也不想,有岿灵主这个真灵在,许多时候就有底气得多,也方便许多,更可以时刻对它进行近距离的观察了解。

这可是一个难得的了解灵的机会,楚云升是假灵,许多情况是不同的。

一旦岿灵主离开了,新舰就要极度的危险起来,尤其是楚云升不在的时候。

这大概也是岿灵主觉得新舰在目前的事实情况下,它与新舰都无法离开对方的理由。

卓尔人与乌怒人在做着准备,戥也不会立即与岿灵主“分裂”,能多保持现状一会,就多保持一会,毕竟现在是安全的。

如果能拖到楚云升回来,就再好不过了。

那时候,岿灵主要走就让它走好了。

戥反复和它说道:“我们需要商议,需要考虑。”

但不论是商议还是考虑,都不可能有任何的结果,三大族绝不可能去众灵跟前。

然而岿灵主似乎对他们还抱有很大的希望,或者它还没有完全的恢复,也在保持着现状。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两艘飞船依然静止悬浮着,表明上与以前相比看不出任何变化,但内部却早已各自做着准备。

许久之后,岿灵主大概恢复了到了一定程度,见新舰依然没有离开,显然还需要着它。

它却不能久留了,要尽快前往汇合。

它大概也知道,如果严峻的事实都不能让戥他们跟它走,那么任何劝说也是没有用的。

因而,它决定稍微逼迫一下,用它马上要离开的行动,来逼迫戥他们面对现实。

它给戥发去微小波动,告诉新舰它要走了,然后,假意离开。

座舰缓缓起航,新舰却没有回应,也没有跟着它动。

双方渐渐拉开一段距离后,它有些没底了,又向戥道:“你们可以跟我飞行一段星路,途中再分开。”

这是一个很诱人的建议,它相信戥他们会再跟着它一段时间。

果然,新舰在双方渐渐拉开到一定距离的时候,终于有了动静,叠影重重。

但岿灵主还未来得及惊喜,就见到新舰在叠影中犹若一道弧光,朝着它相反的方向,极速离去。

它怅然若失,叹息一声。

片刻后,一道同样谨慎微小的波动向它传来,是楚云升的波动。

它苦笑一声,看来是楚云升恢复了,新舰也就不再一定需要它了。

反而,是它需要新舰与楚云升。

******

感谢新盟主积善,四十五盟了!

非常抱歉,感谢迟了两天。(未完待续。)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怎么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怎样
北海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淮安治癫痫病医院
宿迁治牛皮癣的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