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织梦大师 第一百零一章醒来

2019-10-12 18:11: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织梦大师 第一百零一章醒来

房间里有些昏暗,屋子中间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是唯一的光源。三十平米出头的屋子里,只是在角落放了一张床,看起来有些空荡,让人很不舒服。

顺着床头的窗户向外看去,幽冷的夜色照耀在小小的院落下面,院子的地面上是整整齐齐的石板,几块不规则的大石头被随意的丢在院子的角落,显得异常萧瑟。

“额……啊。”

庄名出了一口,揉了揉发涨的脑袋,感觉整个人都懵懵的。他坐起身子,背靠着床头。

空气有些湿冷,庄名哆嗦了一下,又将身上的被褥往上面拉了拉,好盖住上身。

他记得自己在白洐的梦境之中,但当时情况变化太快,旱魃在一瞬之间便将白洐击倒在地,而他也在白洐倒下的瞬间昏了过去。

那梦境终究是白洐的记忆,他没有经历过的,庄名自然也看不到。

“吱呀。”

院子里传来开门的声音,庄名顺着窗口看去,一个身着宫装的少女端着一盆清水向这边走来。

“吱呀。”

果然,房间门很快也被打开。

那少女长相倒算得上漂亮,但泛白的脸蛋,没有任何表情的眼睛,让庄名生不起一丝欣赏的兴趣。

但同时庄名也弄明白一件事。

这里是地底尸傀国。

梦境已经结束了。

“清洗一下,王要见你。”

少女将水盆放在地上,冰冷的留下一句话,便退出了屋子,站在门口,像是石桩一样等待着。

庄名毫不在意,他将被褥掀开,拿起角落的衣物悉悉索索的穿了起来,他的手脚还有些不利索,因此速度也并不快。

这是个适应的过程。

好在这个过程并不太久,他穿戴好衣物鞋袜,站在地面上抻了抻腿,又扭了扭腰,做出几个活动的动作,很快又变得生龙活虎了。

梦境时间虽然很长,但其实对现实影响极为有限。

庄名弓着身子想要清洗一脸,但地面实在太矮,他顿了一下,索性将床上的被褥彻底掀了起来,把盆子端到石床上,这才开始洗了起来。

他动作不急不缓,洗的也很认真,一根一根的手指慢慢的搓洗着,过了好一会才随便擦了擦,向着门外走去。

“带路吧。”

他看了那少女一眼,向着天空看去。

远处巨大的高塔已经挺立,塔顶的光芒依旧幽冷。

这俨然是尸傀国的标志。

一旁的少女什么话也不说,向着门外走去。

庄名毫不在意,跟在她身后,不时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之前在尸傀国走动的时候,庄名很少看到有院落,那些巷子两侧大多都是单独的房子,如同巨石掏空,粗糙但实用。

而这里却完全不同,庄名看着院子外面一座一座的小院挨在一起。外面的墙上无不雕刻着精美的图案。

这些图案上面有荒兽,有人物,也有花草树木,看起来都是用心雕琢,精致却又具有神态,在幽冷光芒的照射之下,别有韵味,但整体却也感到有些阴暗。

那少女引着庄名一路上走过数座院落,又转了几个弯,终于到了一条宽达十米的大道。这条大道的左右是白色的石栏,石栏上也是雕刻着图案,只不过这里更统一一点,只是雕了一些荒兽而已。

大道的正前方,是一座更大一点的院落,院门看来也比庄名刚刚看到的那些大气不少。而身后大道的尽头则是一栋巨大的门,门外隐约有行人走过。

显然,那大门正是这座尸王宫殿的出口。

庄名一路跟随着少女,进了前方的院落,才刚到院门口,就闻到一阵一阵的肉香。

“咕噜。”

庄名咽了咽口水,轻轻的摸了摸肚子,感到一阵强烈的饥饿感袭来。

说起来,可能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

庄名忍不住循着香味看去,果然,在院子的深处,白洐正抱着一只兽腿在啃着,那吃相简直刷新了白洐以往给他的印象。

“醒了?”

白洐抬起头,看着庄名,神色中居然有些别的东西。

庄名楞了一下,有些不明觉厉。

“你也饿了吧,过来一起吃。”

白洐向着庄名笑了一下,又从一旁的烤架上撕下来一条腿,丢向庄名。

庄名快速反应,稳稳的接住

,他看着手中肉质鲜美的烤腿,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过来吃,还有很多呢。”

白洐说着挥了挥手,一把椅子落在了他身边。

庄名迟疑的一下,便走了过去,大大咧咧的坐下,抱着手中的烤肉,也啃了起来。

真的饿了。

一根烤腿很快只剩下骨头,庄名这才感到舒服了许多,他看着烤架上还有半只的荒兽,终于觉得哪里不对了。

“尸傀国怎么会有荒兽?”

庄名有些惊悚的看着白洐。

这里可是地底深处啊,怎么可能有荒兽存活!

白洐闻言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他手掌抖动,随手向着庄名抛去,一道黑线划过,庄名随手接住。

“说起来可真感谢你了,我已经九万多年没有吃过正经的食物了。”白洐对着庄名笑了笑,随即又低着头对付起手中的烤肉。

庄名有些无语,手中的戒指正是他的纳戒,他伸出神念向里面看去,果然发现原本数量不少的荒兽尸体和一些寻常食材都消失不见。

显然,白洐已经将所有的食材都取走了。

不过除了食材,其他东西倒没有任何损失,说起来白洐这样的强者怕是根本看不上他的这点收藏吧。

“吃吧,吃完去准备一下,今晚禁夜时间我们就要去塔中献祭了。”

白洐忽然开口。

庄名楞了一下,他转头看着还在啃着烤肉的白洐。

“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庄名说的自然是九万年前灾劫来临的那个晚上。

当时旱魃和后卿显然是在拖延时间,而赢勾又迟迟不见。再加上如今尸傀国这个样子,庄名感觉自己脑子里充满了疑惑。

然而白洐却摇了摇头道,“后来我也问过其他人,没人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地下了。”

白洐顿了顿,抬头看向空中的高塔。

“或许,今晚会有答案。”

合肥治疗性病费用
曲靖治疗男科费用
永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合肥治疗性病医院
曲靖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