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八百八十三章 魔杖的再次检测

2019-12-04 16:31: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八百八十三章 魔杖的再次检测

艾文之前陪小天狼星来魔法部时,曾引起一阵骚动。

当时正好是小天狼星事件的尾声,很多巫师都想要找小天狼星签名,或者询问他具体的事情经过。

他刚刚出现就被人围住,艾文不得不一个人往大厅里面走。

那副场面就好像有某个大明星来到魔法部一样,连带着艾文也受到关注。

现在,却没有人再看艾文他们一眼,只以为是寻常的小巫师。

他们可能听过艾文和哈利的名声,但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自然不会凑上来。

除此之外,另外一个变化就是艾文上一次来的时候,有不少巫师手里面拿着他的《霍格沃茨魔法报》,现在却不见踪影,他们现在手中只有《预言家》。

很显然,这是因为受到福吉的影响,没有哪个人敢在明面上购买《霍格沃茨魔法报》。

“来吧,孩子们,我们往这边走。”韦斯莱先生说。

他们加入了人群,挤在魔法部工作人员中间往前走。

没有人看他们,那些巫师们脸上全都挂着早晨特有的死气沉沉的表情。

有些人怀里抱着一堆堆摇摇欲坠的羊皮纸,有些人提着破破烂烂的公文包,有些人则在不停地往嘴里塞着面包或者其它什么东西,还有些人边走边读《预言家》。

随即,艾文还是看到不少人在偷偷地看丽塔刊登在《霍格沃茨魔法报》上面的文章。

丽塔虽然名声很不好,但影响力还是有的。

她写的东西先不管真实性,但一定能够抓住公众的心里和喜好,吸引人看下去。

如此看来,福吉对《霍格沃茨魔法报》的禁令并没有在魔法部统一贯彻下去,艾文和赫敏聘请丽塔成为特约,还是起到了效果,在无形中给魔法部造成很大的压力。

“这就是魔法兄弟喷泉吗?”赫敏好奇地望着大厅内的喷泉。

在来的路上,她就听艾文说起过魔法部内部的景象,这是很著名的景观。

他们在喷泉前停了下来,水潭底下有许多闪闪发光的银西可和铜纳特,旁边一个污迹斑斑的小牌子上写着:魔法兄弟喷泉的所有收益均捐献给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

大家打量着喷泉上面的雕像,不得不说,走到近处观看就很容易发现些许不同。

那位在远处看起来很英俊的男巫面孔,离得近了,就给人一种很柔弱,很愚蠢的感觉,那女巫脸上也堆着一个空洞的笑容,像是在参加选美比赛。

至于妖精和马人,只要有些许常识的巫师都知道他们绝不可能这样含情脉脉地仰望任何人类。

只有家养小精灵那副怯生生的奴隶般的神态还令人信服,确让人感觉很不好。

果然,赫敏的目光最终落到家养小精灵的脸上,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我不喜欢这座雕像,它根本不符合事实。”

“当权者只希望看到他们愿意看到的东西,并作出最符合他们自身利益的决定。”艾文轻声说。

魔法部这一特点在这座雕像上被体现的淋漓尽致,以这种不为人注意的方式。

他们才不会在乎事实真相和客观尝试是什么,看中的只有权力和利益。

“巫师的奴隶……”赫敏小声嘀咕道,相比于家养小精灵本身的奴性,巫师们罔顾事实,对奴役小精灵的理所当然才是最难让她接受的事情,这种事情必须要改变。

艾文没有料到这次魔法部之旅,直接让赫敏在毕业后做出进入魔法部工作的决定。

她的关注重点也从维护家养小精灵合法权益,转变到改变堕落腐朽的政治生态上面。

而多年之后,她在选举中击败对方,成为魔法部第一任女性部长,也在很多程度上改变了魔法界发展轨迹。

就在赫敏盯着雕像的同时,哈利也在许愿。

如果不把他从霍格沃茨开除,他就放十个加隆进去,他这样绝望地想到。

“早上好,亚瑟!”没精打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一个穿孔雀蓝长袍、胡子刮得很不干净的巫师走了过来,“我大老远就看到你领着这群孩子们走过来,他们是不是要进行安检?”

“麻烦你了,埃里克,他们都是来宾。”韦斯莱先生说。

埃里克点了点头,紧接着,他的目光就落到艾文身上。

“啊,我记得你,小子,你两年前来过这里…….”埃里克眼前一亮。

他还记得艾文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当时对他的魔杖检测时,检测出他的杖芯是未知物质。

他负责警卫工作已经有年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过这种情况,自然印象深刻。

更不用说魔法部已经很久没有出过什么事情了,负责安检这项工作本来就很无聊。

他的唯一乐趣就是观看来宾的魔杖,看看杖芯是用什么制作而成的。

在英国,巫师们习惯使用火龙、凤凰和独角兽身体某个部分来制作魔法。

但对于其他国家的巫师并不是如此,他们有不同的习俗。

他甚至还见识过神秘的东方巫师,用的是他不知道的神奇生物,连魔杖的材质都怪怪的。

可不管怎么说,杖芯无法被检测的情况,埃里克还是头一次遇到。

他后来询问过过来检修这台机器的专家,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情况,第一就是这台机器坏了,第二就是艾文魔杖的杖芯使用的物质没有被记录到检测机器内。

可这根本就不可能,这台检测机器几乎囊括了所有已知物质。

“我们这次更换了新的检测机器,刚刚使用没多久。”埃里克小声啷哝道,鼻孔里面的气息往外重重地喷了几下,“小子,让我看看你的魔杖里面到底是什么吧。”

按照惯例,他举起一根长长的金棒,像汽车的天线一样细细的,很有韧性,用它在艾文、哈利、赫敏、罗恩、金妮、弗雷德和乔治的前胸后背从上到下扫了一遍。

“魔杖!”他迫不及待地说,放下那个金色的玩意儿,伸出手来。

从哈利开始,几个人依次把魔杖交了出去。

埃里克把哈利的魔杖扔在一个怪模怪样的、像是一个单盘天平的黄铜机器上

机器开始微微振动,一条窄窄的羊皮纸从底部的一道口子里飞快地吐了出来。

他把纸扯了下来,读着上面的字。

“十一英寸,杖芯是凤凰羽毛,用了四年,对吗?”

“没错。”哈利紧张不安地说。

“好的,这个我留着,你把这个拿回去。”巫师说着把那张羊皮纸条戳在一根小小的黄铜钉子上,把魔杖塞进了哈利手里,“好了,下一个!”

山东治疗癫痫病费用
芜湖好的治性病医院
虎林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