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木户幸一审判过程仅以一票之差幸免一死

2019-12-12 14:04: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木户幸一审判过程 仅以一票之差幸免一死

1945年9月10日,法庭进入个人辩护阶段,按英文字母的顺序,第一个是荒木贞夫,其次是土肥原贤二,接下来是桥本欣五郎、畑俊六……10月14日,终于轮到木户幸一出庭,他的美籍辩护律师省略了开头陈述,直接让木户幸一登上证人席陈述供词。

木户作为战犯被关进监狱后,想到自己作为天皇的亲信,曾努力说服天皇避免战争,并且自己也有亲英美倾向,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完全是军部的军国主义分子及部分国家主义的政治家推动的,自己应该是属于无罪的那一类吧。他曾将这些内容写成一份自供书,提交给了审判长韦勃。所以当审判长韦勃在宣读完起诉书,询问木户是否认为自己有罪时

,他显得很愤怒的样子,高声回答:“无罪。”“对于起诉书中对我的54项指控,我不能说自己完全无罪,但需要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我有罪,请法庭出示证据。”木户的供词长达373页,详述了他从“三月事件”、“十月事件”到“满洲事变”、“日中战争”以及结束战争期间,如何反对军部专横,如何为和平作出了努力,其结论就是他没有战争。木户列举的证据就是他的日记。随后,他的美籍辩护律师也为木户做了长篇辩护。

木户的证言引起多数军人被告的恐慌,他们群起对木户进行反击。但重光葵、南次郎、畑俊六、小矶国昭、白鸟敏夫等七名被告的律师则对木户的证词表示好感,甚至直接询问木户,想找出对他们更有力的证据;大岛浩、东条英机、板桓征四郎等被告则坚决反对。一时间被告之间产生了深刻而又微妙的相互排斥的关系。木户站在证人席上,他的儿子则在辩护席落座,父子同台在法庭上与法官对峙,实属少见。

到了快要宣判的最后时刻,基南检察官宣布25名被告全部有罪,而且要严加惩处。木户的罪行由起诉书上的54条减至50条。即便如此,木户仍成为与东条并列,成为战犯中罪名相等的两人。为了防止战犯服毒自杀,从法庭回到巢鸭监狱后,又进行了一系列严格的身体检查。战犯们在楼道里脱光衣服,在医生的带领下进行X光透视、牙齿检查及身体各部位的检查。房间也重新作了调整,木户搬到了一栋二楼。紧靠入口的一号室是重光,其次是平沼骐一郎、南次郎、佐藤贤了,中间是东条英机,靠里边的是畑俊六、小矶国昭、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木户的11号室紧挨着东条,住在12号室的是板垣,然后是田、东乡、松井,周围都是些“大人物”。东条的门前有三名宪兵昼夜监视,他是25人中罪孽最深重的一个,且必死无疑。木户的房间紧邻东条,他预感到自己的前途极不乐观。

在等待判决的日子里,每个战犯心里都忐忑不安。一天,木户幸一与重光葵聊天:“我估计有1/3的人要被判处极刑。”重光对此不以为然:“我看不然,日本的情况与德国纳粹不同,即便有极刑也不过1/6以下。”木户推测:剩下的25名甲级战犯中可能会有8人被处以极刑。他预感到,即便7人中有2个人,那么他也难以逃脱。11月12日,终于到了最后判决的日子。开庭前,木户幸一见到了他的儿子木户孝彦。木户孝彦在前晚询问了中国中央通讯社的李嘉及内外十几名,他们几乎都认为木户幸一必定是死刑无疑。“哦,知道了。”木户幸一听罢,静静地点了点头。 9时30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韦勃审判长开始宣读判决书。就在马上要开庭的时候,木户孝彦在二楼的休息室里看到中国中央通讯社的李,李飞奔过来对木户孝彦说:“我问了梅汝璈法官,据说你的父亲被免于死刑。”

“真的?”由于过于意外,木户孝彦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李还告诉他,下午将宣告判刑的内容,死刑的有东条、板垣……无期的有木户……对木村和重光的处罚尚未决定,要中午开会研究。不一会儿,传来《》和中央通讯社取消原定去木户家拍摄鹤子夫人收听审判结果的行动,由此看来木户被免除死刑应该是真的。中午11点休庭,孝彦以律师的身份要求与木户见面,他把这一喜讯悄悄地告诉了父亲。“是吗……”木户幸一看着孝彦,轻轻地点了点头,与平时一样,看不出任何变化。

下午1时30分,法庭再次开庭,审判长按着英文字母顺序,宣读对每一个战犯的判决。木户幸一被判处无期徒刑。11个法官的表决结果,决定了他的命运。六票对五票,木户幸一仅以一票之差“幸免一死”,被判无期徒刑。

木户认为无期等于无罪。他说:“内务大臣无罪,陛下也就无罪;内务大臣有罪,陛下也就有罪。”内务大臣有罪必然追究天皇的,为了避免这一点,木户拼死为自己辩护。他觉得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常侍辅弼的内务大臣不是死罪,那么他背后的天皇自然也不会被殃及。好一个“天皇忠贞不贰的臣子”!宣判后,木户幸一等人又搬到了原来的女囚监区,通称“蓝栋”。这里实行自治的生活,白天铁门开放,吃饭时,犯人可同桌就餐。木户每天围着运动场散步,有时一天能转上95圈,上下午各四公里。一周后,木户孝彦与木户幸一会面,他向父亲转达了天皇和高松宫的问候。判决后的第九天也就是21日,报纸刊登了基南法官的讲话:“没有审判天皇,是联合国出于政治目的决定的,这一决定就连苏联的斯大林首相也是同意(但并非本意)的。作为首席检察官,我认为起诉天皇为战犯,证据不足。而事实证明,天皇始终都是希望和平正在接受宣判的木户幸一的……”基南在讲话中,对于近年来人们谈论的焦点——天皇的退位问题没有触及。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镇江男科清远治疗睾丸炎方法贵州癫痫专科医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奇台医院新密市矿区办事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分享到: